明朝末年,天下大亂。福建某地有個姓陳的農民,在家鄉生活不下去,跑到了福建與江西之間的武夷山,算是去墾荒了。說是墾荒,不如說是逃難,那種時代如果能夠離群索居,應該也算是一種幸福。這個老陳運氣不壞,居然給他在山裡面挖到一罈黃金(真是挖到的嗎?誰知道是不是搶劫阿)。總之老陳這下子凱了,起大屋,娶水某,做起了生意,兒子也開始有書可以讀了。

 據某位在台遠親所編纂之中田陳氏家譜(內容僅他們那自己一房,所以謙稱為家譜而不是族譜),他們追溯到的是我的十一世祖─立軒公。

 立軒有一子─陳道(字紹朱,號凝齋1707-1760)為清代有名之理學家,乾隆十三年進士,這時他已經四十二歲了,所以他並沒有當官,而是回到了家鄉奉養父母打理家業,並且行善興學。中田陳家到了陳道開始,不但為富不仁有了錢還開始有了勢,陳道的長子─陳守誠一路官至浙江金衢嚴道台,管轄衢州府、嚴州府、金華府等三府十九縣。至於這是多大地方多少人口?就不要問我了,我也不知道。

 陳道共有五子,從這兩代人開始,中田陳氏一共出了十幾個進士,一個探花(進士第三名),堪稱海內第一大家。陳守誠的長子叫做陳元。陳元找不什麼特殊資料,事實上他只享年三十而卒。而陳元有個堂兄弟,叫做陳用光。陳用光可不是把家財用光,這人也是學問大,進士第五,而且是桐城派古文大家姚鼐的得意弟子。

 陳元有三個兒子,希祖、希曾、希頤。

 陳希祖字敦一號玉方,乾隆五十五年與其弟希曾同登進士,希祖是第七名,而希曾則是當年探花。希祖是書法名家,名氣極大,甚至於他是告病辭官回家的路上,被求書人給累死的(別懷疑阿~書法家寫字可不像我們動動筆桿子這麼輕鬆)。

 陳希曾字集正號雪香,乾隆五十五年探花,授翰林院編修。歷任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、工部左右侍郎、文穎館(國史館)副總裁、刑部右侍郎等職。也曾在多處地方擔任過鄉試正副考官(主考官是培植勢力的大捷徑,一旦曾經被你主考,那可是得叫一輩子老師的。)。

 希曾長子就是陳孚恩,陳孚恩本人的經歷介紹過了,吏戶禮兵刑工六部之中,除了工部沒有幹過尚書,其他五部都是當到老大。從陳孚恩之後我就不抄書了,我們來說故事吧......

 陳孚恩的長子陳景謨,從老爸被充軍之後,仕途自然無亮。後來在甘肅蘭州當了個候補知縣(蘭州候補道),候補知縣是個屁官阿?比那個包龍星還不如。某年春節,帶著吳孟達上街閒逛的時候,路經一家裁縫店被人丟了一身的爛菜爛蘿蔔,店門口的春聯讓他留上心了,回家就派了家人去強搶民女裁縫店裡問是誰寫的春聯。一問是店裡的一個裁縫寫的。怪了,裁縫讀過書不稀奇,可是這手字跟對聯卻是得有點根底才能寫出來的,就把這裁縫給請到了家裡來。一問這裁縫叫做岑熾,浙江餘姚人,來到蘭州投靠親戚,他親戚也是當官的,可是好巧不巧卻不知道調走到哪裡了。租住的民宿老闆看他床頭金盡,就問他能做些什麼?就這樣流落到了裁縫店。陳景謨一聽,就說:「我們家也是家道中落了,可是你當個裁縫總也不是辦法,不如這樣,你來我家,教我幾個孩子讀書。如果真有一天我們可以回到江南,你也可以跟著我們回去。」

 就這樣岑熾就在我們陳家呆著了,過了些日子,陳景謨看著岑熾人也算是老實,索性把女兒也嫁給了他。最後陳景謨把兒子託給了岑熾,把岑熾介紹給了陳孚恩的學生陜西府台岑春暄(後來官至兩廣總督,廣西人姓岑的不簡單的)作了師爺。到最後總算是把他的兒子陳敬襄給帶回了江南。陳敬襄就是我曾祖父了,小時候被母親打傻了還帶點耳聾,岑熾後來幫著這小舅子取了老婆,生了我爺爺-陳志鼎。

 岑熾的兒子叫做岑慎之,算來是我爺爺的表哥,從小就管著我爺爺很緊。我爺爺也是叛逆,受不了了就逃家。逃家沒有錢阿,找到了他表叔錢能訓。前面說過了,我家祖宗門生故舊滿天下,這錢能訓後來官做到北洋政府的內閣總理,錢老爺子把我爺爺給介紹去了上海的鐵路局工作。民國初年,鐵路局也是肥缺阿,未必比現在的捷運局與高鐵差。這下我爺爺爽啦,吃喝嫖賭樣樣都來(我這算是隔代遺傳嗎?),後來經人介紹(又是祖宗庇蔭)娶了我奶奶。生了兩男一女,長子早夭,我姑媽跟著姑丈來了台灣,老么當然就是我老爸啦。奶奶懷著我爹的時候,有天突然接到爺爺的死訊,死因不明。這很奇怪,都能有人通知家屬,怎會弄得不知道怎麼死的,想來死的不太光彩,奶奶瞞著小孩子不說吧。奶奶懷著我爹跑去上海收屍回來安葬,就跑回娘家安徽養著我爹跟姑媽,後來也曾帶著我爹回到江西老家尋根,前面的故事就是在江西時,奶奶告訴我爹的。

 我爹民國十五年生,他自己的故事其實滿精采的,這將來有機會再說。抗戰勝利後,家裡跟著我姑丈住到了南京,我姑丈是軍人,有天跟同僚在家裡打牌,他同事看著我爹,問說年輕人,這抗戰勝利了,你打算做點什麼啊?我爹說想回去唸書,姑丈的同事說別唸了,現在正好有個機會,南京要成立一個警察總署,你去試試看。我父親年紀不夠,差了四歲。那時節,一切好說話,何況要不是有門路也不會介紹我爹去那上班。我爹就多報了四歲,變成民國十一年生,就這樣開始做事了。

 某天,我奶奶抱著我姑媽的剛生的大女兒在家裡走廊玩著,跟著隔壁的年輕太太閒聊。一問,隔壁也是浙江餘姚人,姓岑,我奶奶一聽就說:「太太,跟您打聽個人?您浙江餘姚姓岑,有個岑慎之先生,不知道您認識吧?」。對方一驚,哎呀!他先生就是岑慎之的兒子。原來大水沖倒了龍王廟,這一牆之隔的兩家是中表之親阿。岑慎之這時候正在上海,在中信局當個收發。

 奶奶趕緊帶著我爹就趕去上海,岑慎之應該算是我父親的表叔吧。岑老爺子看著我爸,悲從中來,一直牽掛著的表弟有後了。這岑慎之早前跟著孔祥熙,在財政部下面做個小科長,沒跟著政府逃難,又再娶了個抽鴉片的年輕老婆,自己還跟著抽鴉片,搞到最後他環境很不好。後來遇到岑春暄的兒子岑德廣,帶到汪精衛政府當他小弟,岑德廣自己當了蒙藏委員會長。結果抗戰勝利,岑慎之運氣不錯,沒被人抓去打漢奸,又回過頭找上孔祥熙,孔祥熙才介紹他到上海中信局做事。岑慎之後來幾次提到,餘姚家裡還有一些陳家祖上的字畫藏書等等,一再想說帶我爹去取來還給陳家,最後可惜沒能成行。更可惜的是我奶奶手邊的東西,據說還有元朝趙子昂畫的馬,這要是真跡,恐怕也是國寶級的文物了,現在...多半都毀於文革了。

 故事到這裡就告一個段落了,如果真有機會,我們再聊聊我爹的經歷吧......

 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我沒有胸部 的頭像
我沒有胸部

我沒有胸部

我沒有胸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8)

發表留言
  • 梅子
  • No.1

    挖哈哈!!!
    蝦郎跟娃比!!!
  • 靠~時差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5:53 回覆

  • 梅子
  • 好精彩好精彩~~
    可以賣給電視台或是電影公司
    然後再拍連續劇或電影~~
    我會去"你管"看的!!!
  • 寫不出那種感覺出來
    要是這篇給我老爸看到
    我想他會昏倒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5:54 回覆

  • 梅子
  • “某年春節,帶著吳孟達上街閒逛的時候……”
    吳孟達去哪了?
  • 被我砍了~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5:55 回覆

  • 蟹
  • (奉茶遞瓜子)
    您辛苦了
    寫了那麼多

    幾時可以看到令尊的故事啊??
    兩個月夠不夠啊??
  • 這個多半不會寫~
    我要搬回家了
    如果有可能
    也許會挖掘一些片段的趣聞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5:59 回覆

  • Sunny
  • 挖~~說好的頭香呢?

    這些阿姨大嬸都不用睡覺的嗎?

    假日愉快囉~~~再來去工作~~~
  • 我懶得約你
    還要喬好時間
    下次請早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6:00 回覆

  • Sunny
  • 陳公子~~

    你家故事是歷史故事呢!
    我們家先人比你們早1、2代來台灣,是醫生行醫來到台灣,但是早期祖先佔田耕作,書讀的不多,無法像你們記錄下來~~等你爹的故事,2010年元旦吧!《頭香再通知我》
  • 醫生基本上也是高級知識份子阿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6:01 回覆

  • yoyo5973
  • 阿~什麼時候開始發的阿
    先來看吧...
  • 請服用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6:02 回覆

  • yoyo5973
  • 很精彩的故事呢....



  • 故事很好
    文筆很差
    拍謝拍謝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5 16:01 回覆

  • 蟹
  • 家裡頭還好嗎??

    你本來住外面
    要搬回家是嗎??
  • 我目前住在工廠四樓阿
    工廠的地方不夠用了
    要把四樓打通
    正好父母年紀也大了
    回家也是應該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6 01:26 回覆

  • 以岫親衛隊
  • 哇........精采

    真的可以拍片.............
  • 找花井美沙也來尬一角吧^^"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6 01:25 回覆

  • 橘子
  • 你這叫文筆很差
    我去死算了老大!
    故事很精采~文章說書人位置不錯亂
    無奶大祖先真是不得了
    居然幹到吏戶禮兵刑部尚書那麼大的官@@

    像我的祖先一天到晚逛妓院
    我都不好意思說
    阿幹!不小心說出來了!
  • 逛妓院有啥不好意思的

    萬花叢中過,片葉不沾身
    這是境界阿~

    要是火山孝子,床頭金盡
    抑是一番可歌可泣賺人熱淚的敗家子傳奇

    如果像張國榮演的十三少(胭脂扣)
    又是無比淒美的愛情悲劇

    結論:不逛窯子枉為人阿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6 13:20 回覆

  • 橘子
  • 要命的的是到我爺爺那一代
    散盡家產~
    把祖產那片野鳥要三天三夜才飛的過的祖業賣光了
    ↑我阿爸說的,不知道有沒有唬爛
    要不如今我也躺著吃喝著睡了(植物人來著?)
    更別說什麼片葉不沾身了
    阿公他老人家沾了一身落花爛瓣呢!
    嘖嘖!
  • 跟我比起來
    老人家有福氣阿~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6 17:22 回覆

  • yoyo5973
  • 不逛窯子枉為人阿...
    推~~~~
  • 要推我下海嗎= =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6 17:23 回覆

  • aries2009
  • 好像看歷史故事
    你真是一個無奶的謎呀,永遠不知道你有多深!!!

    出來喝咖啡啦!!約你第3次了
  • 哪有多深~
    你們想太多了~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7 17:25 回覆

  • 浮雲
  • 我最想要的是那第一桶金啊...
    (果然是見錢眼開的東西)

    我就缺這種有錢的祖先啊
  • 我也想要阿~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7 17:25 回覆

  • yoyo5973
  • 對...
    他們想太多了
    你又沒乃 那有多深...
    頂多 就肚子比乃大 而已吧~
  • 這應該是誇獎我
    對吧~^^~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8 00:41 回覆

  • 難得清醒的阿姐
  • 好啦 我真的要正經的說..

    什麼是文筆好 我不知道
    但是 我們來看的人 覺得有看懂 有明聊 那才重要吧!
    比起 一些賣弄文字的人
    我覺得 你寫的真的很好..(我外行啦 但是真的有感受到你想表達的)

  • 這是因為我自己在看的時候
    感受不到我爸在說故事時的感情
    (不過感情戲本來就是我的弱項)

    我沒有胸部 於 2009/11/18 11:02 回覆

  • Jasica
  • 吾欲編寫自清朝渡台祖陳俊至今的族譜
    只是
    二百多年期間陳家都已歷經顛沛的流離人生了
    更別說是如汝身歷其境般的敘述
    我家渡台祖光是生辰與逝世年月都仍存疑問哪!

    敢問陳兄
    如何才能編寫出如此生動的互動?!
    當年並無電腦
    想必為書香世家所流傳下來的真實故事吧!!